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怀念旧版

首页 私法动态 私法名家 私法研究 私法讲坛 私法茶座 私法书架 私法课堂

>   民法专题   >   互联网消费者合同的管辖权问题(上)

互联网消费者合同的管辖权问题(上)


消费者原地管辖规则的新发展及其前景
发布时间:2007年12月8日 刘仁山 夏晓红 点击次数:4151

[摘 要]:
  互联网消费者合同的管辖权问题是B2C电子商务中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但如何解决该问题却令世界各国及相关国际组织感到棘手。为适应电子商务的要求,欧盟和海牙国际私法会议做出了努力,并使传统的消费者原地管辖规则得到了新的发展。本文立足于《布鲁塞尔规则》及《海牙公约》草案的具体规定,对运用于网络环境下的消费者原地管辖规则,从背景、理论依据、政策倾向、具体适用及未来发展等各方面进行了详细地分析,并得出结论:由“定向行为”决定的有限的消费者原地管辖规则是一种较为合理的方法,应作为当前和今后解决互联网消费者合同管辖权的主要规则并加以发展和完善。
[关键词]:
互联网消费者合同

 在互联网蓬勃发展的今天,电子商务日益成为交易的重要方式之一。全世界互联网上的交易额在2000年为2140亿欧元(约1900亿美元),预计在2004年将达到76400亿欧元(约68000亿美元)。网上购物的数量也随着互联网用户的增长而迅速增长。接入互联网的计算机数目由1992年的130万激增至2001年的62500万,而大约有40%的互联网用户曾有过至少一次网上购物。[1]可见,互联网正日益改变着商业交易的面貌,并且深深影响着人们的日常生活。但由于互联网的高效性、虚拟性与无国界性等特征,使得传统规则有时难以适用,从而引发许多法律上亟待解决的新问题,互联网消费者合同的管辖权问题即是其中之一。对这一问题,不同国家、国际组织的立法没有统一规则——事实上,对绝大多数国家而言,在立法上仍是空白。由于规则的欠缺或不完善,目前,即便在同一国家内也可能出现若干相互矛盾的判例,[2]这种法律上的不确定性极大地影响着电子商务的进一步发展。对此,许多国家、国际组织正在积极寻求有效解决办法,尤其是欧盟与海牙国际私法会议,他们的努力使传统的消费者原地管辖规则得到了新的发展。

  一、互联网消费者合同的管辖权概述

  关于消费者与消费者合同有许多不同的定义。海牙国际私法会议《民商事管辖权和外国判决公约》(以下简称《海牙公约》)1999年草案即一读草案[3]中认为消费者是“为商业或职业之外的目的缔结合同”的人,而在2001年的二读草案[4]中写明,消费者是“主要为个人、家庭或者家务目的”而缔结合同的自然人;又如欧盟2000年《民商事管辖权和判决承认与执行规则》(以下简称《布鲁塞尔规则》)[5]认为消费者合同是“基于可认为是为商业或职业之外的目的而缔结的合同”。但一般认为,消费者是基于非商业或职业目的而购买商品或接受服务的自然人。相应地,互联网消费者合同也就是消费者与商品经营者或服务提供者之间通过互联网订立的合同,[6]它主要具有如下特征:首先,它是消费者为非商业或职业目的而购买商品或接受服务所缔结的合同;其次,它必须是商品经营者或服务提供者在其经营过程中与消费者订立的合同;再次,它是指消费者与商家之间借助互联网订立的合同;最后,由于互联网实际上是一种通信平台,通过互联网订立的消费者合同多属远程通信交易合同,合同的订立一般是双方当事人在没有谋面的情况下进行的,因此,互联网消费者合同应当适用远程合同的有关规则;另外,互联网的虚拟性、无国界性、高技术性等特征使得互联网消费者合同比一般消费者合同具有更多更复杂的问题。

  互联网消费者合同作为一种特殊的消费者合同,在目前主要适用与普通消费者合同相同的管辖权规则,其可能的管辖权基础主要有:

  1.一般管辖依据——被告所在地。在民事诉讼中,“原告就被告”是确定法院管辖权的基本依据之一,当然,这只是就一般意义而言。《海牙公约》草案中明确肯定了被告所在地的管辖权。其第3条规定,“被告可在被告(惯常)居所地国法院被起诉”。该条同时规定,非自然人实体或法人的惯常居所应认为在以下国家:法律本座所在地,设立所依法律所属国,管理中心地,主营业所所在地。[7]《布鲁塞尔规则》规定的一般管辖基础为:住所在某成员国内的人被诉于该成员国法院,而不论其国籍为何;此种情况只能由第二至第七部分的规则改变。至于公司法人的住所地该如何确立,规则与《海牙公约》草案一样,作出了另外规定(第57条),包括法律本座、管理中心、主营业所所在地。将被告所在地管辖权适用于互联网消费者合同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对合同当事人如何识别与定位。上述的决定公司法人住所的坐标点对于互联网公司而言通常难于确立。如在一些被称为“互联网天堂”的国家,网站所有人的身份是不公开的。[8]此外,当网站出卖的是无形的电子资源(electronic materials)时,要想确定这些有形场所更加困难。

   2.关于合同的特别管辖依据——履行地或行为地。依有关合同的特别管辖权规则,合同履行地等可成为管辖权基础。《布鲁塞尔规则》第二部分“特别管辖”规定,关于合同的事项,可由争议义务的履行地的法院管辖,如无其他约定,则义务履行地是指发货地或服务提供地。《海牙公约》一读草案第6条规定,原告可在以下国家提起合同诉讼:提供货物的合同,为货物被全部或部分提供的地点;提供服务的合同,为服务全部或部分提供的地点;既提供货物又提供服务的合同,为主要义务全部或部分履行的地点。履行地规则对电子商务合同是否仍然可行?在考虑这个问题时,我们应先对两种类型的电子商务进行区分:一是有体的货物和服务(physical goods and services)交易,二是电子资源(electronic materials)交易(包括软件、图像、声音、文本等等)。[9]对前者而言,互联网即是交易双方缔结合同的联系中介;而对于后者,互联网则是义务履行的场所。换言之,在前一种情况下,合同运用电子方式缔结,但履行并非发生于电子环境中;在后一种情况下,所有的交易从要约提出到合同被履行,都位于网络上,此时合同履行地不再适合作为管辖权依据。

   鉴于此,海牙国际私法会议在《海牙公约》二读草案中提出了行为地规则。依该草案第6条A方案,原告可在被告实施了充足行为的国家(或指向该国实施了充足行为)的法院提起合同诉讼,且基于合同的诉讼应与该行为有直接联系(使被告在这一国家受诉是合理的)。此处“行为”既包括缔结合同前的宣传、促销,也包括合同的协商与缔结,还包括合同的履行等。可见,行为地突破了传统的严格意义上的合同履行地概念,它的范围更广,但这个规则在讨论的时候既未能被每个人接受,而且什么样的行为应包括在此范围内更是众说纷纭。因此,它在尚未成型与成熟之前还不能用以解决电子商务合同的管辖权问题。

   3.对消费者的保护性管辖——消费者原地管辖。为了保护消费者利益,许多国家都对消费者合同的管辖权作了特殊的规定。这种规定的理论依据是,在商家与消费者之间,消费者处于弱势,所以应为消费者提供相对有利的管辖权规则。因此,这类规定可称为是对消费者的保护性管辖。这种保护性管辖权主要体现为一种消费者原地管辖权(home jurisdiction),[10]因为它将消费者合同的管辖权同消费者所在地联系在一起,此时,商业企业一方则可能面临跨境诉讼的不利。《海牙公约》草案第7条规定,消费者可以在他自己的惯常居所地国起诉卖方,且商家针对消费者提起的诉讼也只能在消费者的惯常居所地进行。《布鲁塞尔规则》第16条规定,消费者可以选择在他自己的住所地或卖方住所地起诉卖方,但商家却只能在消费者的住所地起诉消费者。可见,二者都规定了保护性管辖,但将消费者原地分别理解为“消费者惯常居所地”和“消费者住所地”。

  4.协议管辖的运用。意思自治是确立国际民商事案件管辖权的基本原则之一,据此,当事人协议选择法院应当受到尊重。可是,在这个问题上,消费者合同与普通合同有所不同,网上消费者合同与普通消费者合同又有所不同。首先,各国关于消费者保护的规定往往是强制性规范,不能通过意思自治来排除。此外,就互联网消费者合同而言,其选择法院协议大多是在线的,因而更具特殊性。

  为保护消费者的利益,《海牙公约》草案及《布鲁塞尔规则》均对协议管辖在消费者合同中的适用加以限制。其适用主要见于三种情形:(1)消费者与另一方在争议发生后达成的选择法院协议有效;(2)虽然在争议发生前达成,但规定消费者可在选定的法院起诉另一方的协议有效;(3)依据缔约国国内法的其他情形。单看前两种情形,在争议发生以前达成的、规定商家可在消费者所在国以外的国家起诉消费者的协议是无效的,这使得商家无法事先用格式条款排除消费者住所地国或惯常居所地国的管辖,反映了消费者原地管辖的思想。第三种情形则主要是应某些国家、团体的要求,从商业企业的角度出发,而制定的一种较为灵活的变通规定。[11]

  以上四种管辖权以协议管辖和保护性管辖优先,在协议管辖和保护性管辖的适用条件不具备时才可能运用到一般管辖和特别管辖。由于当事人协议选择法院受形式有效性和实质有效性两方面限制,这样,保护性管辖的重要性就显现出来。但由于互联网消费者合同的特殊性,使传统的消费者原地管辖规则不能够很好地解决问题,而且一旦运用不当,还会对公司企业造成不公,从而影响电子商务的发展。拥有众多互联网企业的美国因此反对消费者原地管辖权,与此同时,欧盟与海牙国际私法会议则采取了积极支持的态度,他们考虑到互联网交易的特殊性,对消费者原地管辖规则进行了修改创新。

  二、欧盟的消费者原地管辖规则

  欧盟为保护消费者,早在1968年欧盟《民商事管辖权和判决执行公约》(简称《布鲁塞尔公约》)中就规定了消费者原地管辖规则。但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旧的规则逐渐变得不合时宜。在欧盟关于消费者及电子商务的一系列文件中,该原地管辖规则得到了发展,并最终反映在已经生效的《布鲁塞尔规则》当中。

  (一)《布鲁塞尔公约》的规定及其存在的问题

  1968年《布鲁塞尔公约》为保护消费者作了特别规定,其关于消费者合同管辖权的规定可见于第13条。根据该条,消费者可选择在其住所地或对方当事人住所地法院就合同争议提起诉讼,如果该合同为:(1)分期付款的货物销售合同;或(2)为货物销售融资而订立的分期还款合同,或其他任何信贷合同;或(3)以提供货物或服务为目的的其他任何合同:在合同之缔结经过了向消费者发出的特定邀请或在消费者住所地国进行的广告宣传,以及消费者自身在其住所地国为缔结合同采取了必要步骤的情形下,消费者有权在他自己的住所地国提起诉讼。

  但是,如将该条规则适用于通过网络订立的合同,则会面临以下问题:

  1.怎样才构成“向消费者发出特定邀请”。以通过收发电子邮件来运作的电子商务为例。这些电子邮件受控于邮件服务器(mail-servers),该服务器可能位于消费者住所地国,也可能位于其他地方。此时会产生问题是:一封发送到位于消费者住所地之外的信箱里的邮件是否构成对他的特定邀请?“向他发出”一词意味着邮件进入他的邮箱还是他下载此信并阅读之?笔者以为,确定一个合同是否经过了向消费者发出特定邀请不应该由消费者的行为来确定,他是否了解了或下载了邮件并不重要。应侧重考查能证明商家有意向他发出特定邀请的证据,如网上内容的语言、发送地、包括电脑管理系统等。假如一个网站使用封锁IP地址的手段来阻止某特定国家的用户,说明商家不愿意受制于该国管辖,此时,网站就不被认为是向该国发出了商业行为表示。我们还须思考什么是“发出(address)”,它是纯粹计算机的行为,还是指网站表示出商业意图,显然,应考虑各种事实所反映出来的网站的商业意图。相应地,对于本段举出的例子而言,商家向消费者信箱里发送邮件,即有意于该信件被消费者获得,答案即是:就算是发送到消费者住所地以外的信箱里的邮件,也应认为从其进入邮箱、运用了该邮箱地址的那一刻起,即为向此消费者发出了特定邀请。

  2.什么是“在消费者住所地国进行的广告宣传”。电子商务网站能够被看作是此处的“广告宣传”吗?如果它可被看作是“广告宣传”,那广告行为发生地在哪里?总体来看,在网上进行交易是通过万维网(World Wide Web,WWW)完成的。根据接入万维网的有关协议,它不允许具有国家地域性。因此它是一个世界范围的数据库,任何人通过连接的计算机都可以进入。如果我们从诸如报纸、广播、电视等一般被当作“广告宣传”的行为来进行推定,商业网站似乎可以成为公约中所指的“广告宣传”——但也不尽然,因为因特网的特性与广播或电视是不同的。再者,有形商店中的陈列窗通常不被认为是公约中的“广告宣传”,又何以将网站上的陈列当作“广告宣传”呢?[12]

  3.如何衡量“在住所地国为缔结合同采取了必要步骤”。因为在互联网上交流的特殊性,缔结合同的任何步骤可在任何地方完成。我们如何证明,消费者所采取的步骤是在其住所地国进行的呢?例如,当消费者在其暂居地发出要约或邮件时,能否认为符合该要求,特别是他暂时居于别国而用被其住所地国的供应商控制着的电子邮件来发布一项要约的情况下。

  可见,《布鲁塞尔公约》不能有力地解决电子商务问题。

 (二)《布鲁塞尔规则》的新规定——“定向行为”标准

  欧盟于2000年11月30日通过了新的《布鲁塞尔规则》,该规则已于2002年3月1日在除丹麦外的所有欧盟成员国生效。[13]与公约相比,规则可适用的范围更为宽广,并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好的保护。它尽力覆盖通过因特网购买产品的各类消费者,并为之提供保护性管辖——消费者原地管辖。其第16条规定,消费者可选择在自己的住所地或卖方住所地对卖方提起诉讼,但企业只能在消费者住所地法院对消费者提起诉讼。

  根据《布鲁塞尔规则》第15条,消费者仅在合同事项属于第15条的情形下享有保护性管辖的权利,如果合同事项不符第15条的要求,此时管辖权依“一般规定”而定。《布鲁塞尔规则》第15条对《布鲁塞尔公约》第13条所规定的适用保护性管辖的第三种情况进行了修改,修改后为:(3)合同是与此类当事人缔结的所有其他情形:此人在消费者住所所在的缔约国内从事商业或职业行为,或者,用任何方法使这种行为指向该缔约国或包括该缔约国在内的数个国家,并且合同属于这些行为的范围内。可见,《布鲁塞尔规则》第15条取消了《布鲁塞尔公约》第13条(3)中关于消费者必须在其住所地国为缔结合同采取了必要步骤这一要求,与此同时,一种新的寻求消费者合同管辖权的方法被确立了,即商家对消费者住                                               所地国实施了定向行为。

  “定向行为”,或称“定向性行为”,在《布鲁塞尔规则》中特指商家指向消费者住所地国实施的商业或职业行为(activities directed to consumer’s domicile)。它是适用保护性管辖的基础之一。但是,《布鲁塞尔规则》第15条对“定向行为”并没有进行界定,因此应如何理解与运用便成了一个问题。

  对此可从消费者和企业两个方面进行分析:

  1. 适用的消费者

  表面上看,似乎只要是通过指向他的电子商务网站购买产品的消费者都可被认为是符合保护性管辖权适用的要求。但实践上,却并非如此,因为可能考虑到对主动消费者与被动消费者的划分问题。

  有些学者认为,消费者只有在是被动(passive)的情况下(比如,他没有做出任何到达另一方的努力)才应被给予此等保护。在这种情况下,由于消费者更易在其住所地国被寻找到,并且与该国的法律体系有最密切联系,因此,由其住所地国管辖是恰当的。该观点同时认为,电子商务合同的消费者一方,是主动的而不是被动的。因为他们在网上冲浪并找寻某种商品的事实已使他们颇具主动性。遵循这种理论,前述第15条提供保护的范围并不包括电子商务合同的消费者。换言之,一般消费者合同与网上消费者合同不可共用这一规则。[14]

  也有学者认为,电子商务合同的消费者应获得这种保护:“我们不能将网络合同中的消费者与旅行到另一国的人比较。后者如因为价格便宜而在国外购买一辆汽车的人,这是我所认为的主动消费者(active consumer)。那些安坐于家中上网冲浪的人,充其量可被称为有求知欲的人,但肯定不是主动消费者。”[15]因而主张,这种消费者应有权获得住地(home)的司法保护。

  笔者以为,旅行到国外选购商品与在因特网上漫游挑选商品是不同的,仅仅是在家中上网冲浪还不足以剥夺消费者享受原地管辖的权利。另外,尽管主动与被动消费者是依消费者行为的主动性程度来区分,但为了对消费者行为定性,还应结合网站的特征来考查。因为网站必须做出一些能在网站与消费者之间产生关联的行为——尽管并不一定构成对消费者的定向行为。

  如果消费者进入的是一个被动式网站(passive website),则该网站行为建立的与消费者的唯一联系便是它在消费者住所地国的可进入性,但这并不意味着对消费者实施了定向行为。[16]此时,是消费者的行为居于主导,从而他是一个主动消费者。具体地说,消费者比网站采取了更具计划性和连续性的行为,如他会发送电子邮件来询问如何定购、获得与使用产品,以及索取其他相关信息等。

  如果与消费者联系的是一个交互式网站(interactive website),则我们应比较消费者行为与网站行为,找出哪一方与交易构成必要联系(necessary link)。一方面,网站用本地的语言提供网上内容、使用本地域名、在本地发货[17]均是决定该网站是否对消费者住所地实施有定向行为的主要因素。另一方面,消费者向网站发送的邮件的数目、采用其他通讯方式与网站联络、包括点击的次数等都成为决定他是否是主动消费者应考虑的因素。

  总之,在主动消费者与被动消费者之间难以严格区分,我们也较难找到可确定为完全被动的互联网合同消费者。因而,笔者更倾向于支持这样一种观点:“不仅被动消费者可以获得这种特别的管辖权保护,一个未造成与网站的充分联系的(半)主动消费者也应该得到其保护”。[18]但如果一个消费者不能够证明网站对其住所地国实施了定向行为,电子商务交易是因他自己的行为而发生,则该主动消费者就不应在原地管辖权的保护范围之内。

 2. 适用的企业

  通常电子商务网站可从任何地方进入,因而这些网站可以说是向任何国家实施了行为。但事实上,我们在决定网站是否对一国实施有定向行为时,应该考虑网站的具体情况。

 (1)被动式网站

  在著名的雅虎公司(Yahoo! Inc.)案中,美国雅虎公司因为法国上网者可以通过雅虎网站进入到一个拍卖纳粹物品的站点而被法国国际反种族主义协会和法国犹太学生联合会起诉。[19]2000年11月20日,巴黎受诉法院Jean-Jacques Gomez法官在判决中责令雅虎公司阻止一切法国上网者进入此拍卖纳粹物品的站点,如果它在三个月内不能做到,将必须支付每天10万法郎的罚金。这里的争议焦点是法国法院是否有资格行使管辖权。此案中法国法院声称:“……雅虎明知它发送到了法国当事人,因为它发送用法语写的广告标语作为回应,从而在位于法国的终端与其拍卖站点之间制造了联系。……在本案中同法国建立的联系具有充分的依据,这使我们对此事完全有资格管辖。”通过该案可以看出,法国法院不止衡量了Yahoo!网站的可进入性,还有与拍卖站点的联系、网站语言等。

  此外,就欧盟而言,《布鲁塞尔规则》第15条表明,单是网站的可进入性不足以构成保护性管辖的基础。依据关于《布鲁塞尔规则》提案的说明报告,有时消费者合同是通过在消费者住所地国可进入的互联网站订立的,但如果消费者通过其境内的被动的互联网站,仅能了解某项服务或表明可能购买某物,则此网站不能被认为是适用保护性管辖权的“定向行为”。[20]欧洲理事会与欧委会在采纳《布鲁塞尔规则》的提案时也作了相关声明:“单某一网站是可进入的这一事实还不足以适用第15条,尽管该网站不分方式地引诱缔结远程合同,并且实际上合同被缔结。从这方面看,网站使用的语言或货币尚不构成有意义的因素。”[21]但对于到底何谓定向行为,并没有官方文件可作参考。

  很显然,被动式网站仅凭可进入性不能被认为是对某成员国实施了定向性行为。但是网站会具备一些表明它有意于将其商业内容指向该国消费者的特征,例如,将网站内容发布于该地的域名,使用该地的语言或者货币,在该地发货等。即是说,网站必须做一些事吸引该国消费者,这样,它在某些意义上就不是真正被动的。笔者建议,一个纯粹被动的网站不能被认为对一国实施了定向行为,不过有意吸引消费者注意的电子商务网站都在其网页上有所行为,因而难以作为确定的被动式网站。但这些行为究竟能否被认为是对消费者国家的定向行为,仍取决于网站具备哪种特性及其是否对该国构成了充分联系(sufficient connection)。

 (2)交互式网站

  交互式网站,依其自身特性,更容易考查是否与消费者国家建立了充分联系。原始的静态网页多是简单的文本和图像,不能发生变化和选项处理,就像使用说明书一样,完全没有利用互联网的交互功能。而动态的交互式网站,通过访问者对网站的选择操作展开网站浏览,充分体现人性化和智能化,是目前互联网站的发展趋势。有人主张,交互式网站是处在从事商业买卖从而使企业可在消费者国家被诉的网站——即主动式网站,与不接受企业在别国被诉的被动式网站之间的,它往往为用户提供信息查询服务、广告服务,寄发软件及邀请用户加入邮件组以便于收到产品信息等等。此时的管辖权由网站的互动程度及商务性质来决定。[22]具体而言,在考虑网站与消费者国家之间的联系时,应衡量网站系统且连续地做出的任何交互接触,如发送接收电子邮件、填写表单、发送与接收信息、为和消费者联系在网页上提供免费电话或热线的号码,包括在报纸、电视上做广告等。如果网站的这种交互接触在对消费者国家进行商业活动的过程中构成了“必要联系(necessary link)”,就足以认定该交互式网站向消费者国家实施了定向行为,从而消费者能享受保护性管辖。

  由此可总结出,商业网站能否被认为是向消费者住所地国实施了定向性行为,不仅取决于这一网站是否可在该国进入,更重要的是,应考查网站的行为是否与商业交易构成了必要联系(necessary link)。如果网站行为在对消费者国家进行商业活动时构成了必要联系,则它与消费者住所地国之间已具有充分联系(sufficient contact),可认为商家对消费者住所地国实施了定向性行为,因而消费者住所地国对争议有管辖权。至于是否构成必要联系,则需要考查网站表现出来的具体特征。

  但有一种特殊情况应当注意,即商家明确表示(或有明显证据表明)其产品无意于在特定市场销售(the products are not intended for a certain market)。如前文提到的一个网站使用封锁IP地址的手段来阻止某特定国家的用户,此时,商家避免了行业职业行为指向该国,从而不受制于该国管辖。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南财经政法大学2002级硕士研究生。

[1] See Hague Conference on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 the Impact of the Internet on the Judgments Project: Thoughts for the Future, Preliminary Document No 17 of February 2002, available at: http://www.hcch.net .

[2] 如美国,详细情况可参看肖永平、郭明磊:《网址的法律地位探析》,载《法学杂志》,2000年第3期。

[3] Preliminary Draft Convention on Jurisdiction and Judgments in Civil and Commercial Matters, adopted on 30 October 1999, available at: http://www.hcch.net .

[4] Hague Conference on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 Summery of the Outcome of the Discussion in Commission Ⅱ of the First Part of the Diplomatic Conference 6-20 June 2001, Commission Ⅱ-Jurisdiction and Foreign Judgments in Civil and Commercial Matters, Nineteenth Session, available at: http://www.hcch.net .

[5] Council Regulation (EC) No 44/2001 of 22 December 2000 on Jurisdiction and the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Judgments in Civil and Commercial Matters, OJ L 12/1 2001 (the Brussels Ⅰ Regulation), Official Journal of the European Communities, 16.1.2001, available at: http://europa.eu.int/eur-lex/pri/en/oj/dat/2001/l_012/l_01220010116en00010023.pdf . 欧盟2000年《民商事管辖权和判决承认与执行规则》(简称《布鲁塞尔规则》),对1968年《民商事管辖权和判决执行公约》(简称《布鲁塞尔公约》)进行了修改,它于2000年11月30日经欧盟理事会通过。

[6] 刘德良:《论网络消费者合同法律适用》,载《辽宁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年1月第1期。          

[7] 草案仍处于讨论过程中,是各种意见的交汇,有些地方尚未达成最后的一致性意见。

[8] See Norel Rosner, International Jurisdiction in European Union E-Commerce Contracts, published May 1,2002, available at: http://www.llrx.com/features/eu_ecom.htm .

[9] 同注释8。

[10] 参见罗伯特·L.霍格、克里斯托夫·P.博姆,何乃刚译,黄列校:《因特网与其管辖权——国际原则已经出现但对抗也隐约可见》,载《环球法律评论》,2001年第1期。

[11] 虽然在1999年9月由海牙国际私法会议和日内瓦大学联合举行的日内瓦圆桌会议上,有专家提议补充第三种情形,但《海牙公约》一读草案并未采纳该建议。2000年2-3月的渥太华专家会议上,该建议得到了专家的支持,并最终反映在《海牙公约》二读草案中。

[12] 同注释8。

[13] 同注释8。

[14] 同注释8。

[15] Norel Rosner, International Jurisdiction in European Union E-Commerce Contracts, published May 1,2002, available at: http://www.llrx.com/features/eu_ecom.htm .

[16] 详见后文论述。

[17] 如果企业设有当地发货机制,则说明它不仅有意于与当地消费者进行交易,而且已为此做出安排。

[18] “From my point of view, not only a passive consumer could be protected by the special ground of consumer jurisdiction, but a (quasi)active consumer who has not created sufficiency contact to the website should obtain the protective jurisdiction as well.”Civil Jurisdiction in International Business to Consumer (B-C) Electronic Commerce Contracts: Comparative Study between European Union and Thai Provisions, available at: http://www.ecommerce.or.th/nceb2002/paper/30-Civil_Jurisdiction.pdf .

[19] 该案并不是受《布鲁塞尔公约》调整,因为被告在成员国内没有住所;更没有适用《布鲁塞尔规则》,规则的通过实施晚于该案。但我们可以从该案中看出某些欧洲国家所持的观点。《布鲁塞尔公约》第4条规定,如果被告住所不在缔约国内,各缔约国法院的管辖权应依第16条之规定,由该国的法律决定。

[20] 劳伦斯·凯治著,朱宏、何乃刚译:《司法管辖权与电子商务纠纷》,载《国外社会科学文摘》,2000年第11期。

[21] See Civil Jurisdiction in International Business to Consumer (B-C) Electronic Commerce Contracts: Comparative Study between European Union and Thai Provisions, available at: http://www.ecommerce.or.th/nceb2002/paper/30-Civil_Jurisdiction.pdf .

[22] “……根据被告在因特网上进行商业活动的性质来确定管辖权。根据这一原则,又有三种类型。(1)主动网站(也称积极网站),是指在因特网上从事积极商业行为的网站。如在网上推销自己的产品并且完成了交易行为。在这种情况下,法院可以对被告行使属人管辖。(2)被动网站(又称消极网站),是指仅提供信息或广告,而不从事任何其他行为的网站。法院不宜对该被告行使属人管辖。(3)交互性网站,该网站往往为用户提供信息查询服务、广告服务、寄发软件及邀请用户加入邮件组以便于收到被告产品信息等等。这些情况一般被认为用户和网站之间存在交互性。”参见刘现民:《浅议对网络侵权案件的管辖》,http://www.netlawcn.com/new200111/lxm2.htm(2003年8月5日)。

 

(原载于《中国国际私法与比较法年刊》2004年卷)

来源:

版权声明:本站系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学术研究用途,如有任何权利问题,请直接与我们联系。

责任编辑:刘范义

上一条: 我国物权法中“建筑物区分所有权”相关制度剖析

下一条: 互联网消费者合同的管辖权问题(下)

版权所有:中国私法网
本网站所有内容,未经中国私法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违者必究。
联系电话:027-88386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