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怀念旧版

首页 私法动态 私法名家 私法研究 私法讲坛 私法茶座 私法书架 私法课堂

>   民法专题   >   民法典编纂视角下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的有名化

民法典编纂视角下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的有名化


发布时间:2019年9月10日 冯建生 点击次数:671

[摘 要]:
商业特许经营合同先被写入全国人大法工委民法室的《民法典合同编(草案)》“室内稿”和全国人大法工委的《民法典合同编(草案)》“征求意见稿”中,却令人不解地在“提请审议稿”中被删除了。商业特许经营合同在我国市场经济活动中得到普遍采用,已经发展为成熟的合同类型。该类合同具有不同于其他合同的独有特点,在缺少直接裁判依据的情况下,法官审理相关合同纠纷案件存在找法困难,需要专门的合同法规范进行调整。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纳入《民法典》有着迫切的现实需要,且已条件成熟。当务之急是对《民法典合同编(草案)》“征求意见稿”的商业特许经营合同条文进行完善,做到法律规范的科学化,以此推动其在《民法典合同编》中的有名化。
[关键词]:
民法典;商业特许经营合同;裁判依据;合同有名化

  一、问题的提出

 

  在民法典编纂中,合同编应增加一些典型性的有名合同以适应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已成为学界共识。商业特许经营合同作为我国经济活动中越来越普遍采用的一种合同,亟须明确的法律规范进行调整。在学者和实务界人士的多方呼吁下,商业特许经营合同被纳入全国人大法工委民法室20178月起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合同编(草案)[以下简称《民法典合同编(草案)》“室内稿”]中,作为该编第18章加以专门规定。但是,其立法条文基本上搬用《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和《欧洲示范民法典草案》的相关规定。《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主要侧重于管理定位而非平等主体之间的合同关系;对《欧洲示范民法典草案》的理解,须仔细研读原文及其立法背景,并依中国语境表达。缺乏深入研究和转化而拼凑起来的法律条文可谓差强人意,学者对其提出了大量修改意见。全国人大法工委20183月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合同编(草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民法典合同编(草案)》“征求意见稿”]将商业特许经营合同调整为第16章,虽然对前述室内稿的部分条文进行了完善,但无论是规定的内容还是条文的科学性方面存在的问题仍然比较大。20188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民法典合同编(草案)》出人意料地将商业特许经营合同整章删除,对此并未明确说明原因,但从法工委主任沈春耀所作的《关于〈民法典各分编(草案)〉的说明》中可窥一斑,即在确定哪些内容纳入民法典各分编时应当遵循以下原则:内容应当具有基础性、普遍性、稳定性和平等自愿性;对涉及特定群体、领域的内容,原则上由民事特别法规定;对还处于发展变化中、经验还不成熟、拿不准的内容,暂不纳入。

 

  商业特许经营合同自20世纪80年代引入我国,经过30多年的发展,其内容已经相当稳定,并且已经成为普遍适用的合同形式。特许人与受许人的法律地位平等,双方缔结合同也遵循平等自愿原则。因此,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的内容符合基础性、普遍性、稳定性和平等自愿性的要求。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的主体并不限于特定群体,其许可的内容也并非限于特定领域,特别法难以全面规制。商业特许经营合同具有商事合同的属性,但与民事合同也并非截然分开。从我国立法规划看,并不准备在民法典之外再制定商法典,在民商合一体例的民法典合同编的编纂中,特许经营合同等典型商事合同符合纳入民法典合同编的标准。[1]1999年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时,特许经营合同和合伙合同等就被列入到当时的《合同法(草案)》中专章加以规定,在最后的立法审议环节才被删掉,当时全国人大法工委所作的《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草案)〉的说明》给出的原因是,这些合同在当时尚不成熟、需要进一步研究。之后又经历了近20年的发展,商业特许经营合同在我国市场经济活动中已经非常成熟。如果仅以法律条文拟定不够科学即认为立法技术不成熟而将其删除,这是值得商榷的,完全可以通过提高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的规范技术解决其立法科学性问题。

 

  与保险合同、旅游服务合同分别有民事单行法调整不同,我国并无民事单行法对商业特许经营合同进行规范,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五年立法规划也未考虑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的立法问题。商业特许经营合同有名化立法在国际上已成为一种发展趋势,如阿根廷即将商业特许经营合同列入其民法典中加以规范。《欧洲示范民法典草案》第4(有名合同)的第5编第4章对商业特许经营合同专章加以规定,无疑对欧洲大陆各国民法典的修订具有指引作用。当务之急,是汇集民法学者的智慧,借鉴国外立法经验设计出规范科学的商业特许经营合同规则,推动其在民法典合同编中的有名化。本文以此为着眼点,立足于实证分析,通过对《民法典合同编(草案)》“室内稿”和《民法典合同编(草案)》“征求意见稿”的评判来探讨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的有名化立法。

 

  二、当前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件的实证考察

 

  随着商业特许经营活动在我国迅猛发展,相关合同纠纷也大量涌现。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件的数据,可以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北大法宝法律数据库和北大法意教育频道数据库获得。检索发现,3个数据库中关于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纠纷的案件来源基本相同,但北大法意教育频道对案件进行了精选,所选案件更具典型性,能够使本选题的研究在满足案件数量要求的前提下更具效率。进入北大法意教育频道,在检索栏目处选择“法院案例”,然后输入“特许经营合同”进行检索,截至20171115日,共获得案件1669件。剔除不属于本选题研究范围的海商案件8件、国家赔偿案件70件,得到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件1591件,其中98份裁判文书属于重复上传,再去除与研究主题关联度不大的申请执行案件66件、当事人撤诉和管辖权异议案件112件以及名为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件但实为买卖合同纠纷案件、第三人侵权案件等其他案件146件,共获得有效案件1169件。对检索结果进行人工筛选,20072016年各年度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件裁判书数量分别为2118222756197364367115(参见图1)

 

  (图略)

 

  图1: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件年度数量示意图

 

  从图1可以看出,各年度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件的发生数量并不均衡,但总体呈上升趋势。20072008年发生的案件数量只有零星的12件,至2012年每年仅有缓慢的增长,但到了2013年以后,案件数量迅猛增加。2016年的案件数量虽然显示为100余件,但并非表明2016年的案件数量在下降,主要原因有二:其一,这里统计案件数量的年份是以立案时的年份为准,有些案件的审结往往会持续到下一年或者更久,因而2016年相关案件的裁判文书并不能够全部在当年作出。其二,北大法意教育频道对裁判文书的收集上传具有滞后性,因此到检索日止,其数据库中仅包含了2016年的部分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件的裁判文书。[2]

 

  在对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件的整体情况进行简要概括之后,我们再对该类合同纠纷案件的个案情况加以分类归纳。

 

首先通过逐份查阅的方式对样本案件的主要纠纷事由进行统计,以发现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不同于其他合同纠纷的特点。因有些案件中双方当事人相互提起诉讼,且有些案件中不只涉及一项纠纷事由,最终显示的案件数量为1406件,超出1169件,乃存在对案件重叠统计的现象(具体数据参见表1)

 

 

1: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事由统计表

 

┌────────────────┬─────────┬──────────┐
│主要纠纷事由          │所涉案件数    │占总数的百分比   │
├────────────────┼─────────┼──────────┤
│特许人违反信息披露义务(欺诈)  │417        29.66%       │
├────────────────┼─────────┼──────────┤
│特许人未履行提供指导、培训或支持│176        12.52%       │
│义务              │         │          │
├────────────────┼─────────┼──────────┤
│特许人侵害受许人排他性经营权  │67        │4.77%